疏篱

青山松柏(一)

1.私设白雪与卫鞅是知音
2.嬴渠梁犯热病时会做关于卫鞅的梦,但是醒来后是模糊不清的(就跟平常人做梦一样,不过渠梁对于鞅的感情是烙在灵魂里的)
3.小学生文笔,ooc警告

        嬴虔站在嬴渠梁背后看着嬴渠梁望着枝头那只喜鹊发呆。

        嬴渠梁十二岁那年跟他因为一些事情起了争执,后来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本来也只是和平常那样以渠梁大哭他连忙停手看渠梁有没有受伤为结局,不知为何渠梁当天晚上突然发起热病来,醒来以后就开始喜欢发呆,盯着那只爱停在他家枝头的喜鹊,盯着天空中的白云,一看就是好一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哥?你在我背后站着做什么?”嬴渠梁转过身来望着嬴虔。

       “渠梁啊,你每次发呆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啊?”

        “富国强民之法。”

        “啊?”嬴虔有点茫然,他着实没有想到嬴渠梁发呆会在想这种事。

        “哈哈,我开玩笑的,其实是在想一个人。”

         “什么人?居然能让你这么念念不忘”

         “大哥忍了很久了?”嬴渠梁笑着带开话题“大哥居然会因为这个问题犹豫许久才问我。”

         “唉,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发呆跟你的热病有关,自从你十二岁那年开始,每次一有喜事你就要犯热病,都怪我当初,就为了那点小事打你。”

         “大哥又钻牛角尖了,我的热病与大哥无关,是我自己身体的原因。而且如果是因为大哥生的病我还得好好感谢大哥呢,不是发热病的时候我做梦都梦不见他。”说起“他”的时候,嬴渠梁笑得格外地开心。

         “哦,所以你想的那个人是在梦里见到的啊。”

         嬴渠梁自觉说漏了嘴,又一次岔开话题:“马上就要随公父出征河西,我去敦促粮草。”

        “好好,你先办正事”嬴虔摆摆手,目送着嬴渠梁走远,想:能让渠梁只在梦中见过却一直念念不忘五年多的想必是个绝世美人吧,可惜美人却只能在梦里,倒是辜负了渠梁一片真心啊。

                。。。。。。。。。。。。。。。。。。

         魏国境内准备随公叔痤一同出征正在收拾行李的卫鞅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本来写了一大堆删删改改就只剩这些了_(:з」∠)_

评论(5)

热度(8)